• <dl id="o3b12"></dl>
  • <li id="o3b12"></li>
  • <dl id="o3b12"><menu id="o3b12"></menu></dl>
  • <div id="o3b12"><tr id="o3b12"></tr></div>
    最新動態

    『激情』『亂倫』『校園春色』『人妻』『古典淫俠』

    威而鋼 犀利士樂威壯 必利勁

    在某個學校,老舊的校舍地下室

    2018-6-7 校園春色小說

    啪!啪!啪!

    盡情拍打肌肉時,發出了像要穿破天空的堅硬聲音。

    將這聲音遮蓋住的,是音調溫婉的年輕女子的聲音。

    「嗚、啊…住、住手!!」「開玩笑!好戲現在才要開始呢!」哈哈哈哈…好幾個人的嘲笑聲同時響起。

    在某個學校,老舊的校舍地下室…現在正在進行舊校舍的改建工程,因此還沒有老師及學生進來。在這又臭又全是灰塵的地方,幾個一看就知道品性惡劣的不良少女們,正對著一位個頭矮小、楚楚可憐、身穿制服的少女執行殘酷的私刑。

    那女孩子怎么看也不像犯什么錯,這由那些不良少女的談話中就可以明白。

    「你啊!不要裝著一副可愛的樣子,把我們看做是異類!自命清高是很令人討厭的!」帶頭的女子叫囂著。

    「你引以為傲的這里,就要變得丑陋了,你知道嗎?」在地上滾動的少女臉上,啪地被吐上了黏答答的唾液,接著靴子的底部像是踐踏般地將唾液踩在少女的臉上,同時,一邊陰笑一邊將純白的制服撕裂開來。

    「住、住手…求求你…」即使拼命地用顫抖的聲音喊著,可是四周連其他人都沒有,更遑論會有人來救她了。

    「嗯…差不多是時候了,將那東西盡情地插進去吧!她說不定會因為太興奮,而昏死過去呢!」帶頭的女子,邪惡的笑著命令手下們,於是女孩子們拿著手上的東西,高興地走向少女。

    一種是長度大約二十公分左右,巨大的、粗口徑的,可以遠距離操作的電動棒,透明的管體上有無數的粒狀突起物,發出銀白色的光澤,彷佛在夸耀它的威猛。

    另一根則是外面包著粉紅色,里面實際是很丑陋的電動棒。

    甚至還有一根又黑又細長、像螺絲起子般的菊洞用假鋼棒。

    「哼哼哼…相當粗吧?外表一臉純潔,但是心里面,是想要被這雄偉的鋼棒盡情地戳弄吧?」她將手上所有電動棒的遙控器都打開,四周馬上響起了嗡讓耳朵不舒服的低頻聲音,那像怪物般的鋼棒便在裂縫的前后左右開始磨擦起來。

    在接受殘酷的私刑前,少女使出了最后的力氣固定住身體。

    「不要…啊…」但是,指甲幾乎要陷入肉里般,她們使勁地抓住會讓人聯想起水蜜桃般的白皙的腳踝,將純白的內褲,用力地撕破。

    在不良少女瘋狂的瞳孔里,連一絲猶豫也沒有,簡直是一點也不憐香惜玉地,將少女那充滿彈性的雙腿粗暴地壓成V字型。

    很像櫻花花瓣的粉紅色秘唇,仍然一副可憐的樣子,純凈地緊閉著。

    「呸!連秘唇都是這么高貴的樣子!」帶頭的女孩子給手下使了個眼色后,便生硬地將透明的假鋼棒,插入還沒有產生半點潤滑的秘處。

    「啊!痛…好痛!」哀號由恐懼轉變成刻痛,可是假鋼棒仍然毫不在意地向深處一點一點地挺進。

    「住、住手!」少女在幾乎氣絕的痛楚之中,蜷曲著身體。

    「啊!不要 好痛、好痛…住手!快住手!求求你們饒了我!!」但是沒有人理她,另一根電動棒接著插進來,以幾乎要撕裂秘道般地將裂縫撐開。

    少女尖銳的哀號,轉變為像是從靈魂之中擠壓出來般的低沉,即使「嗚嗚嗚嗚!!」「喔喔喔喔!!」像是野獸般的聲音傳進耳里,她們也沒有停止虐待。

    而且不曉得是誰,哪個笨手下,居然用唾液代替肛門用假陽具用的潤滑油,毫不留情地連根深深插入少女深褐色,皺紋緊縮的菊洞里。

    「嗚嗚嗚!啊啊啊啊!」少女已經說不出話來了,或許是因為下體異常的痛楚,使感覺變得遲鈍吧?所以即使菊洞受到侵犯,少女也沒有顯出特別吃驚的表情。

    「哼!她似乎蠻有感覺的嘛!」說完后,帶頭的女孩子用著無所謂的表情脫下內褲,直接蹲在少女狂亂地喘息著的嘴巴上方,少女感到呼吸困難,加上下體前后的痛楚,她只有悶聲地反抗著…但是一點效果也沒有。

    相反的,大概是因為少女滿是唾液、又滑又柔軟的雙唇的觸感,刺激著帶頭女孩敏感的秘唇,所以「嗯…」的喘息聲,從性格乖僻的帶頭女孩口中流露出來。

    帶頭的女孩子用陰沉的眼神、低頭看著全身所有的「洞」都被塞住,身體極度不自由的少女。

    「喂!好好地用舌頭…喔!對、對…啊、那里…就是這個樣子!再上面一點…不對啦!再上面一點…啊!好!那里那里…」身體配合著愉悅的聲音扭動,讓自己的秘唇、細細的裂縫毫無遺漏地讓少女用舌尖舔弄著。

    「喂!喂!再來!再來!」為了增加觸感,她把腰部更向下壓,持續地動著,但少女卻因為過度的凌虐而暈了過去,帶頭的女孩只好無奈地抬起腰部。

    同時,在她的秘處及少女的嘴巴之間,牽著帶淫蕩光澤的果蜜細線。

    三根電動棒也依序被拔出來,插入秘道的二根鋼棒上,鮮紅的破瓜證據混合著透明的黏液,隱隱地散發出熱氣,菊洞的假鋼棒前端,則明顯地沾著排泄物,特有的味道微妙地飄散在四周。

    「照你所期望的,讓你成為真正的女人,可要感謝我喲!前面的洞還有后面的洞!」在哈哈哈哈地嘲笑后,稍微恢復意識的少女臉頰上,又被吐上充滿憎恨的唾液。

    「你們在干什么?別只是站著發呆!讓她變成落湯雞啊!」帶頭少女用命令的口吻說完后,手下順從地撩起裙子,褪下內褲,就這樣跨在少女身上站立著。

    從一個人的雙腿之間,咻 地灑出了一條細細的線,其他人也跟著噴出。

    少女的臉上、手腳、胸部、腹部、秘處…一直被淡黃色的液體淋著,四周馬上就被阿摩尼亞的味道所包圍。

    雖然她已經清醒過來,可是也已經沒有說話的余力了。

    盡情地肆虐過的少女們,高聲地發出咯咯的低級笑聲,然后頭也不回地走了出去。

    少女只是目光無神,一臉呆滯,從嘴角流下口水。

    第一章 中學畢業這里,也有一位被欺凌的可憐人。

    增田雄一郎,國中三年級。是在極為普通,家境小康的家庭中長大的小孩子。

    父親為一名任職於某有名企業的平凡上班族,對自己的美貌很有自信的母親則一星期二次,在車站前文化中心學習藝術花卉。

    雖然在生活無虞的環境中長大,但比起其他同年齡的孩子,也沒有特別被父母寵愛,只是因為獨子的關系,在不知不覺中,養成任性、內向的個性。

    在開始懂事時,他已經是一個備受欺凌的小孩了。

    就算沒有什么特別的理由,他也會成為選擇欺凌對象的小集團的最佳目標。

    在幼稚園的時候,只因穿著白色的襪子,就被同伴給隔離開來。

    進入小學后,則因個頭小而被嘲笑。

    到了身高及體重都和其他人差不多的小學高年級,無聊、骯臟、臭、嘔心等等形容詞,甚至他的一言一行,都會成為別人排解心情及打發時間的對象。

    不論是在教室外面或里面,都沒有一個可以讓雄一郎喘氣休息的空間,不過他仍然沒有逃學,繼續苦撐著上課。

    因為時時受到欺侮,以致於不論哪一科目,都沒有辦法集中精神去念,所以只好以幾近全勤的出席率,特別是讓母親不會感到可疑的情況下,極力地將事實隱瞞住。

    如果母親知道他受到欺侮的話,為了兒子,甚至為了想要保住面子或自己的隱私,她一定會歇斯底里地讓事情一發不可收拾,與其搞到這么丟臉,還不如自己一個人忍受。

    由於長時間受到欺負,以致於不正常的心態,像沉淀物般地積存在心里面,特別是忍耐度上已經亮起了紅燈,不過因為沒人幫助過他─所以后來他也喪失了認真從這欺凌的地獄中逃離的意志。

    受到欺凌的前提,首先要能容忍讓人幾乎想死的日常生活,或至少要將自我的吶喊封閉在內心,所以在性格及言行上,當然會變形。

    盡管如此,也活到現在了;就像在滿是污泥的海底扭動的海參一樣,即使在生物學上,不曉得算進化或退化,但是生命依然會一直延續。

    點擊了解更多-壯陽藥品

    持久液
    江苏11选5网上购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