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l id="o3b12"></dl>
  • <li id="o3b12"></li>
  • <dl id="o3b12"><menu id="o3b12"></menu></dl>
  • <div id="o3b12"><tr id="o3b12"></tr></div>
    最新动态

    『激情』『亂倫』『校園春色』?#21917;似蕖弧?#21476;典淫俠』

    威而鋼 犀利士樂威壯 必利勁

    少婦的轉變

    2017-10-9 ?#20284;?#23567;說

    「不要啊!」看著蕓兒像個木偶般慢慢跪在孫龍的兩腿間,我覺得自己的血
    管似乎馬上就要炸裂。

    手銬在暖氣管上撞得「當當」直響,可是我卻不能阻止眼前即將發生的這出
    慘劇。

    「蕓兒,不要啊!」我在心裏呼喊著,但是嘴裏卻只能發出短促的「嗚嗚」
    聲。

    「你說話算話嗎?」我聽到蕓兒問孫龍的話,?#37096;?#21040;孫龍點了點頭。

    接著我就眼睜睜地看著蕓兒張開嘴吞下了孫龍那根醜陋的肉棒,我把頭用力
    撞在墻上,然後痛苦地閉上了眼睛。

    (二)

    真有意思,早知道這樣就能逼蘇曉蕓就範,我之前何必要搞出那麼多麻煩。

    我也知道這麼做有著多大的風險,但是一想到接下來將要發生的事兒,我覺
    得即使冒些風險也是值得的。

    大不了林松?#21534;K曉蕓告我強奸,這是最壞的結果,不過根據我這些年辦案的
    經驗,沒有幾個女人會捨下臉去告,尤其是像蘇曉蕓這樣看似高傲到不行的女
    人。

    不過我忽然想到一個好主意,也許這個遊戲應該換個玩法……

    (三)

    我不知道吞下孫龍的肉棒的那一刻自己到底在想些什麼,為了救自己的老公?
    可這是我應該做的嗎?

    腦子一片空白,只覺得孫龍那根發黑的肉棒在我嘴裏越變越大,我想要吐!

    (四)

    「等等!」我閉著眼睛聽到了孫龍的話。

    再次睜開雙眼的時候,我看到蕓兒仍然跪在地上,孫龍卻已經站起來提好了
    褲子,他走到我面前看著我,醜惡的嘴臉近在咫尺,如果不是被銬在這裏,我一
    定會敲碎他的腦袋。

    然後聽見孫龍對我說道:「你老婆對你還真好,為了你居然肯這麼做,算了,
    看在老同學的份上,這次就這麼算了。」

    他說完這句話就推開門走了出去。

    (五)

    我趴在沙發邊不敢看自己的老公,只聽到門被打開,過了一會兒孫龍又返了
    回來,我偷眼看著他身後的一個員警拿出鑰匙打開了老公的手銬。

    老公似乎又想要撲上去揍人,不過卻被那兩個員警給按住了,直到孫龍再一
    次出了門,那兩個員警才放開了我的老公。

    ’察離開之後,我轉過頭茫然看著自己的老公,他也在看著我。

    老公的眼睛裏失去了以往我所熟悉的神情,取而代之的是一種憤怒混合著呆
    滯的復雜眼神。

    我現在該做什麼?

    (六)

    我回到臥室的時候蕓兒還在客廳裏,我沒用勇氣去安慰她,盡管我知道在這
    件事裏受到傷害最重的是蕓兒。

    用被?#29992;?#19978;頭,眼前卻還是蕓兒吞咽孫龍陰莖的畫面,我可能快要瘋了。

    不知過了多?#33579;?#25105;聽到蕓兒似乎進了衛生間,水聲很快傳來,很久都沒有停
    止。

    (七)

    洗澡,刷牙,這些平常的事情現在對我來說是那麼的漫長。

    牙刷在嘴裏來回移動,我不知道自己刷了多?#33579;?#21487;當我放下牙刷的時候還是
    覺得自己的口腔裏有一種令我作嘔的味道。

    那是被男人侵犯所留下的屈辱的味道。

    我想我這輩子估計都刷不幹凈了吧……

    (八)

    蕓兒洗完澡沒有回臥室。

    我不知道自己是什麼時候睡著的,這一夜我不止一次從噩夢中驚醒,每個夢
    境裏我都看到蕓兒被孫龍壓在身下蹂躪著,夢境中我好像被困在某個封閉的空間,
    只能眼睜睜看著慘劇的發生,每當我伸出手想要阻止那一切的時候便會一下子驚
    醒過來。

    早上不到五點我已經再也睡不著,起來看到蕓兒睡著另一間臥室裏,臉上掛
    著不知何時流出來的淚珠,我很想去給蕓兒擦幹,可是腿上卻好似灌?#31639;U一樣的
    ?#26519;亍?/p>

    離開家門的那一刻我忽然很恨我自己。

    (九)

    老公兩天沒有回家,我不知道該不該給他打個電話。

    在房間裏漫無目的地來回走動的時候,我覺得自己像是一具被抽幹了靈魂的
    僵屍。

    (十)

    我不是不想回家,而是不知道該如何面對我的蕓兒。

    有人說忙碌起來會忘記所有的痛苦,但我做不到。

    除了蕓兒的事,公司目前正在爭取很大一筆貸款,為此我已經和銀行分管信
    貸的副行長溝通了很多次,可是遲遲沒有結果。

    上司找我談過兩次話,語氣盡管還是很客氣,不過我還是聽到了他語氣中的
    不滿。

    然而無論是在面對任何人的時候,我的腦子裏都是那天蕓兒受辱的畫面。

    我也許該辭職……不過如果我真的辭了職,我和蕓兒怎麼辦?

    費盡千辛萬苦得來的地位就這麼放棄了?就算放棄,對我和蕓兒的關系又有
    什麼改善?

    算了,我控制著自己暫時不去想蕓兒的事情,晚上再約銀行的人好好談談吧。

    日子終究要過下去,我沒的選擇。

    (十一)

    整個午飯時間王少斌一直在跟我說他這幾天肏過好幾個年輕漂亮的小姑娘,
    這該死的老東西,五十多歲的人居然還?#24515;?#40636;好的體力。

    他一定吃了藥!

    也許是?#39511;?#25105;們有著共同的興趣,所以在喝了幾次酒之後我們已經成了最好
    的朋友,不過我們聊得最多的還是女人。

    王少斌不缺女人,作為大型銀行分管信貸的副行長,他在我們這裏足以呼風
    ?#23621;輳?#25152;以他從不掩飾對女人的特殊喜好,那些求他辦事的人恨不得主動把自己
    的女人送給他玩,只為了換取他的一個簽字。

    「王哥……」結賬的時候我我看著王少斌,「晚上去找點兒樂不?」

    「不了。」王少斌搖著頭,「晚上有個公司的副總請我吃飯,要不小孫你跟
    我一起去?」

    「拉倒吧。」我回了一句,「你們談正事,我去幹什麼?」

    「也不多你一個。」王少斌笑得很猥瑣,「多認識幾個人也沒什麼不好。」

    「這倒也是。」我點點頭,「幾點?在哪里?」

    (十二)

    坐在酒店的包間裏,我的腦子依舊空白。

    這已經是我第四次請王少斌吃飯,可是我們的貸款目前還是沒有著落。

    〈著表,盤算著我今天該跟王少斌說些什麼,不過當服務員打開包間大門的
    時候,我想要的話在一瞬間便已灰飛煙滅。

    ?#39511;?#25105;看到了王少斌身旁的孫龍。

    他怎麼來了?

    (十三)

    真有意思,冤家路窄恐怕說的就是現在吧。

    請王少斌吃飯的人居然是林松!

    自打上次在他家見過面之後我還是第一次看到林松,他的精神狀態看起來顯
    然不太好,我估計他還想揍我,要不是王少斌也在這裏我敢肯定林松的酒瓶子這
    會兒一定已經飛了過來。

    〈著他一肚子怒氣無處發泄的樣子,我的心裏簡直樂開了花。

    (十四)

    「你們居然是同學。」王少斌對我說出這句話的時候我恨得牙根癢癢。

    孫龍竟然還好意思說我們是同學!

    我壓抑著怒火跟王少斌談著貸款的事,他始終還是把頭搖來搖去,直到孫龍
    在旁邊說了一句:「王哥,看我的面子也不成?」

    「老弟……」我看到王少斌拍著孫龍的肩膀,「這件事兒不是誰的面子的問
    題,現在管得嚴,我也得想辦法是不是?」

    無疾而終,我的遊說還是沒有任何作用,先上個廁所再說,剛才的破喝得
    有點兒多。

    我走進衛生間,沒一會兒另一個人也走了進來,我扭頭看了看,來的是孫龍。

    沒有任何考慮,我一把拉住孫龍的衣領把他推到墻上,沒想到這個畜生居然
    笑了。

    (十五)

    ?#39640;€要揍我?」我看著林松的眼睛,「你不是想把那天的事兒再來一遍吧?」

    我的恐嚇似乎是起了作用,林松的神色變了變,等到他放開我之後,我又問
    林松:「咱們的事兒以後再說,你現在想要貸款我倒能幫你。」

    「我不用你?#20572; ?#26519;松這句話根本就是喊出來的。

    「那算了。」我解開褲?#23588;?#23615;,「你和蕓兒都那樣了,要是工作也出了問題,
    你說你,哼。」

    林松站在廁所裏,似乎沒?#26032;?#21040;我說的話,直到我快要出門的時候才在後面
    叫住了我:「你有辦法?」

    (十六)

    坐在賓館外,我一直沉默不語。

    我不知道孫龍為什麼幫我,不過如果不是他說,我還真不知道王少斌只對女
    人?#20449;d趣,我以前都是用錢搞定的這種事。

    現在王少斌正在樓上跟孫龍給他找的女人翻雲覆雨,當然錢是我花的,但願
    孫龍的這個建議會有效吧。

    孫龍現在坐在我旁邊抽著煙,不知道這個混蛋心裏在想什麼,直到他說了一
    句:「你很恨我吧?」

    我點點頭,何止是恨,我根本就是想殺了他。

    「老同學……」孫龍繼續抽著煙,「其實我也挺後悔的,事情變成現在這樣
    ……」他竟然還嘆了口氣。

    我還是一言不發。

    「跟我來……」孫龍起身叫我。

    〈著他向外走去,我一時不知道是不是該跟他走。

    (十七)

    我帶著林松到了一家KTV,這裏的老闆是我的熟人,這裏的小姐跟我更熟。

    林松似乎是很少來這種地方,他甚至不知道怎麼點陪酒的小姐,最後還是我
    給他點了一個,那個小姐坐到他旁邊的時候,林松甚至還躲了躲。

    管這讓我覺得好笑,不過當林松開?#24049;?#37202;的時候,我也舉了舉杯。

    林松的酒量並不好,何況他之前已經喝了不少,面紅耳赤之火,林松的話也
    開始說得不再利索,當然他幾乎沒跟我說幾句話,在我?#20818;?#25481;了十瓶破之後林
    松去了包廂裏的衛生間,我湊近他身邊的小姐說了兩句話,又塞了一遝錢在她的
    手裏,然後看著衣著暴露的小姐跟到衛生間敲起了門。

    (十八)

    我以為敲門的是孫龍,可等我拉開門看到了卻是剛才一直陪我喝酒的女人。

    我的頭很暈,但我覺得自己該推開這個女人,我的手伸出去,碰到的卻是女
    人豐滿的胸部。

    想要收回手,女人忽然把我的手按在了她的乳房上。

    這個女人的乳房很大,也很軟,我一下子愣在這裏,甚至忘了自己剛小便完
    連褲子拉鏈都沒有拉好。

    還是應該推開她,我心裏是這麼想到,可是手上卻……我難道在捏她的乳房?

    女人吻了我,然後轉過身撩起了裙子。

    她的屁股也很豐滿,兩片雪白的臀肉夾著一根細細的帶字,女人的陰部幾乎
    整個露在外面,我甚至看到了她顫抖的兩片陰唇。

    這是我第一次看到除了蕓兒之外的其他女人的身體,我覺得自己的喉嚨有些
    發幹。

    之後的事情我有些記不清,女人什麼時候給我戴上的套子,我又是什麼時候
    進入女人的身體在我的腦子裏一片模糊,我只記得我很用力地插著這個女人,我
    的動作很?#30452;路?#36889;個女人是我的仇人一樣。

    射精的那一刻,恍惚之間我覺得有一種報復的快?#23567;?/p>

    出了衛生間,我看到孫龍在笑。

    再次拿起酒杯看著孫龍,他的笑容似乎已經沒有之前那麼可惡了。

    這一定是我的錯覺!

    >>>>>>更多減肥相關推薦閱讀:?#25913;?/p>

    持久液
    江苏11选5网上购买